快捷搜索:  as  test  as`

◤SRC洗钱案◢ 证人:未经内阁讨论 纳吉议决政府

(吉隆坡18日讯)辅弼署内阁及政府内部通讯组前副秘书长(内阁)丹斯里玛兹达证明,由前辅弼兼财政部长拿督斯里纳吉于2011年8月17日主持的一项内阁会议,在没有任何内阁成员评论争论下,经过议定为SRC国际私人有限公司借贷20亿令吉供给政府保证。

她指出,纳吉当时向内阁提呈一份题为“政府保证SRC公司借贷20亿令吉”的备忘录,以建议内阁斟酌并批准,让政府向由财政部长机构全权拥有的SRC公司供给保证,从市场资本或本地金融机构得到20亿令吉贷款。

“备忘录及其概括已在内阁会议前,分发给内阁成员,由辅弼提呈的备忘录,涵盖了任何辅弼署部长所筹备的所有备忘录,而所有的备忘录,必须因此相关部长的名字筹备。”

她说,上述贷款的借贷期为10年,旨在用于天然资本领域的投资活动,而政府供给的保证是根据1965年借贷保证(组织机构)法令,保证包括本金了偿及利息,同时让SRC公司宽贷豁免税务及印花税,而财长也被付与权力,以抉择有关贷款的前提。

“根据该会议记录,内阁成员并没有评论争论,由于假如有呈现任何评论争论,将会被写入在会议记录内,以显示内阁已获悉有关阐明、意见或解释。

纳吉被控7项涉及SRC公司控状案今日续审,玛兹达作为控方第40名证人,受召出庭供证。

她证明,根据会议记录显示,有关内阁会议针对上述备忘录所杀青的经过议定,于2011年8月24日生效。

纳吉(中)一脸笑脸抵达法庭。

罗丝玛与代表状师交谈。右3为古马兰登。

证人核实纳吉提呈备忘录副本

玛兹达在庭上核实,由纳吉于2011年8月向内阁提呈的备忘录副本,并证明该备忘录是当天内阁成员所收到的,同时在庭上一一念出出席上述会议的浩繁内阁成员,而时任政府首席秘书丹斯里莫哈末西迪也列席有关会议。

另一方面,在玛兹达上庭前,此案第39名证人,即SRC国际私人有限公司前董事丹斯里依斯米依斯迈在吸收辩方代表状师沙菲宜查问时指出,他未曾收取纳吉给的资金,惟反贪会冻结他的2个银行户头,或因是他担负SRC公司董事所收取的用度有关。

依斯米也说,他已被列入黑名单,是以不能出国,惟其护照仍在他手上。

沙菲宜指出,他周一经查询后方知道证人今朝仍被禁止出国,之后笑言自己也被列入黑名单,无法出国。

“别担心,我也在黑名单内。”

证人接着笑说,两人日后或可一路去出国,立时引起庭内世人哄堂大年夜笑,舒缓庭内严肃的审讯气氛。

“早知”就不会出任董事

依斯米坦言,若他早知道SRC公司公司总履行长聂法依扎的诚信有问题,当初就不会吸收获为SRC董事的建议。

他指出,这是由于董事局完全起不了感化,并认同指董事局在总履行长不具诚信下难以运作。

此外,沙菲宜也说起,聂法依扎在公司治理上呈现20项弊端。

依斯米指出,SRC公司董事局完全相信聂法依扎,他本身也信托全部陈诉请示机制的代价链,即包括聂法依扎称他向辅弼陈诉请示的说法。

证人也认同沙菲宜的叙述,即在其印象中,一旦纳吉信托一小我,就会异常相信。

依斯米认同:SRC章程没强制屈服纳吉唆使

依斯米认同沙菲宜的论据,即有别于1974年煤油成长法令,SRC公司章程第117条则并没有强制规定,董事局必须屈服纳吉作为该公司声誉顾问的唆使。

沙菲宜指出,煤油成长法令第3(2)条则说明,国油公司是受限于辅弼的节制与指引,并可以在辅弼觉得相宜的时刻发出唆使。

他说,根据上述法令的第3(3)条则说明,这些唆使将高出于1965年王执法令或任何成文法令,并对公司具有约束力。

沙菲宜指出,第3(2)条则中说起“节制”一词是强制性指令,换言之,公司是在辅弼的节制之下运作;然而,SRC公司章程第117条则说明,辅弼作为公司声誉顾问,董事局必要考量辅弼的建议,并将公司最大年夜利益纳入考量。

他接着问证人,这是否注解,在第117条则下,董事局不必然要完全遵循辅弼的唆使,证人回答说,当时他觉得遵循纳吉的唆使并无不当。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