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资华筠舞蹈艺术成就座谈会侧记

“她不停影响着我们,从未走远”——资华筠跳舞艺术成绩漫谈会侧记

【热点察看】

光嫡报记者 刘安全

回忆起从小与“小资儿”一路练功,一路流汗堕泪的旧事,跳舞演出艺术家彭清一几度哽咽;提及自己患难时“资儿”的不离不弃,跳舞演出艺术家赵青深情满满;想起“小资儿姐姐”病中与自己的那次畅聊,中国跳舞家协会声誉主席赵汝蘅感慨万千。

此外,中央文史钻研馆馆员田青绝不粉饰对老姐姐的欣赏和感德。于平、冯双白、明文军、史红、许锐、段妃等当今中国跳舞界的国家栋梁,更是直言没有资华筠就没有他们的本日……

资华筠以其伟大年夜的艺术成绩和人格魅力,影响了几代跳舞人。死五年后,她的执着与担当,她的直言与敢言,她的率真与真性情,依然留存在人们的影象里,一刻也未曾远去。

近日,由文化和旅游部艺术司、非遗司以及中国艺术钻研院、中国跳舞家协会合营主理的资华筠跳舞艺术成绩漫谈会在京举行,文艺界的专家、学者、艺术家,一路追忆资华筠的跳舞艺术成绩与执着担当精神,也等候资华筠的艺术之光能够为后来者照亮前行之路。

闻名跳舞艺术家资华筠表演剧照 资料图片

“她在跳舞艺术领域的供献是创始性的”

“资华筠是新中国培养的第一代跳舞艺术家,她是今朝我国跳舞界独一得到一级演员和钻研员两项正高职称的专家,也是中国艺术钻研院终生钻研员和中国跳舞艺术终生成绩奖得到者。”文化和旅游部党组成员、副部长李群说,“资华筠无论在跳舞演出照样在跳舞理论、跳舞教授教化方面都取得了令人注视的成绩,为新中国跳舞艺术奇迹的繁荣成长作出了精彩供献。”

从中央戏剧学院跳舞团少年班,到中国青年文工团,再到中央歌舞团,在不合的艺术平台上,资华筠先后创作出《飞天》《孔雀舞》《荷花舞》《思乡曲》《长虹舞》《金梭与银梭》等一大年夜批经典跳舞作品,数度在国内外斩获大年夜奖,成为新中国跳舞演出艺术的代表性人物之一。

1987年,资华筠担负中国艺术钻研院跳舞钻研所所长,一头从艺术舞台钻进学术钻研的象牙塔,先后出版《舞艺舞理》《中国跳舞》《跳舞美育道理与教程》等十余部专著。

舞台上,资华筠用优美的跳舞动作,蕴藉地表达艺术之美。到了学术界,她以笔作剑,大年夜力征伐行业不良之风,指示创作实践。

资华筠大年夜力倡导“三真精神”(真实的感想熏染、传神的表达、揭示艺术的真谛),伐罪编导“大年夜腕儿”自我复制、自我抄袭、艺术上不讲立异的征象以及模式化、媚俗化等“舞八股”陋习。

针对“研讨公关化,评论广告化”的时风及各类关系网的羁绊,资华筠颁发《反思文艺品评之七戒》的文章,引领了跳舞艺术品评。

资华筠与王宁合著的《跳舞生态学》,成功入选1994年度天下人文科学交流中间100本书目,跳舞生态学由此成为紧张学科。中国跳舞家协会主席冯双白指出:“资华筠在现现代跳舞艺术钻研领域的供献是创始性的。她创立的跳舞生态学,把跳舞理论史学提升到可以自力钻研的高度。”

资华筠留给后人的,不仅有跳舞实践和跳舞理论方面的累累硕果,还有为人和治学方面的严谨卖力。

中国艺术钻研院跳舞钻研所刚买电脑的时刻,谁都不会用。为了演习打字,资华筠常常问同事:“你们有稿子要打吗?给我。”

“当时,她已经50多岁了,那种求知欲比年轻人都没法比。”资华筠的同事茅慧回忆说。

虽然已经死五年,但资华筠像一座闪光的灯塔立在那里,为后来者指引着偏向,正如田青所言:“很难有人像资老师一样,实践和钻研都能做到极致,然则我们可以在她所涉及的某一个领域承袭以致跨越她。我想,假如有门生能够跨越她,这是一个师长教师最高的期望。”

“她品评了很多人,但记恨她的没几个”

与资华筠打仗过的人都对她的“直言”印象深刻。

“资师长教师是钢炮、连珠炮,只要讲话,没有废话,都是直言,句句打中靶心。”田青记得,有一次开完会,他和另一位艺术家乘电梯,艺术家手里拿着烟斗,原先只是摆个范儿,资华筠上来便是一句“这里不能吸烟”。艺术家委曲又无奈,却也无力辩驳。

关于“禁烟”的事儿,据于平回忆,曩昔每次开会,有几位师长教师老是抢占刚进门的位置,一边促点燃喷鼻烟,一边悻悻然说,“待会‘林则徐’来就抽不成了,他们口中的‘林则徐’便是主张会议室禁烟的资老师”。

原文化部副部长周和平与资华筠了解于非遗保护事情中。在他的影象中,资华筠讲话幽默风趣、寄意深刻。在非遗保护事情刚启动不久的一次漫谈会上,与会的几位省市主管引导,竟无一人能将“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观点完备表达出来。事后,资华筠常说,“严重的问题是教导引导”,强调各级引导干部应做保护非遗的楷模。

资华筠做人开阔、端正、热情肠,服务卖力、严格、高标准,品评从来都是刀刀见血,对事纰谬人。只管资华筠品评了很多人,但记恨她的却没几个。被品评后,很多民心折口服,事过多年,依然感觉她说得有事理。

彭清一说:“她可以随时品评我,也可以随时吸收我的品评;她敢于在会上公开说哪个引导、哪个同道做得纰谬;被品评者有了改进,她也绝不吝啬给予鼓励,她从来都是对事纰谬人。”

与会者觉得,资华筠的耿直与敢言,在本日尤其珍贵,值得文艺界好好进修。

“她的艺术生命在传承中得以延续”

严师出高徒。资华筠虽然脱离了,但更多的“资华筠”已经在不合的岗位上继承发光发烧。

“资师长教师切实着实是严师,我们在她眼前经常处于心惊肉跳的状态,由于你犯了错,她会绝不虚心。”冯双白说,“要求严格是由于她对奇迹有一份敬畏之心,她盼望我们都好。”

国都师范大年夜学教授史红分享了一段关于卒业论文的旧事:“我现在常跟人讲,昔时写博士论文,真是掉落了十斤肉。由于资师长教师分外严格,选题和写作她会跟你反复探究,每句话每个字都要帮你再三思量。原先感觉写得挺完美,她看一遍回来,满篇都是红笔批注。她教会了我一丝不苟、矢志不渝。”

资华筠与病魔斗争多年,她的女儿王蕾盼望母亲在家多苏息,但终极照样尊重了母亲的选择,“母亲对门生严格首先是对自己严格,她指示博士生和博士后的事情大年夜都是在生病时代完成的”。

北京跳舞学院副院长许锐至今仍保留着资华筠批注他论文的底稿。据他回忆,由于病重,那时刻资华筠批注论文时写字已经很费劲,但她仍旧会精益求精地写改动意见。资华筠的关门学生塔来提·吐尔地经常想起资华筠批改论文时颤动的手,他说:“资师长教师常常讲门生比天大年夜。”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恰是由于有了这样的严师,资华筠的一众门天生绩斐然,不少人已经成为文化奇迹领域的治理者或学科带头人,她的生命也在传承中得以延续。正如青年跳舞家段妃所言:“资老师不停影响着我们,从未走远。”

《光嫡报》(2020年01月15日 13版)

责任编辑:王江莉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